中共广安市纪委
广安市监察委员会

高波:整治节日腐败需要“小题大做”

发表时间:2014-05-04 20:36


临近五一,一场防治“节日病”的整风好戏渐入佳境。从央视《新闻联播》对电子购物卡等“送礼神器”深度曝光,到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纠正‘四风’监督举报直通车”高效运转,点名道姓通报穿上“隐身衣”的违纪案例广而告之,使其相比过往“来得早、做的巧、起点高”。而把“节日腐败”发生率降至新低,对反腐败零容忍态度“落地”具有标本意义。

古往今来,干扰反腐败胜局的“宿敌”甚多,社会风气是最令执纪者头疼的“对手”。不论专家学者还是社会公众,都把当前的腐败易发与“人情社会、熟人社会”的文化陋习相提并论,对“礼贿不分、以礼代贿”等“节日病”口诛笔伐。然而,整风行动却需直面不少质疑之声:一是无用论,认为小题大做、不痛不痒,终会反弹;二是有害论,认为强力反腐造成经济下滑、行业衰退和就业趋紧。

这种情形在昔日香港似曾相识。上世纪七十年代廉政公署成立之初饱受非议,商人担心严打行贿令香港失去竞争先机。有报纸甚至宣称:“若一定要将有100年历史的香港贪污问题连根拔起,则会既影响社会的稳定,也无助于廉政”。因为港人“洋装穿在身,心是中国心”,在十分重视人际关系的华人社会,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互相致礼相沿成习,人们普遍利用民俗为收送贿赂打掩护。为此,港府发布公职人员《接受利益公告》,严格限定收礼范围,细致到政府雇员可接受父母、儿子和叔父母、舅父母、表兄妹、堂兄妹等亲属赠礼,但表嫂、表妹夫、堂嫂、堂妹夫、舅母的兄弟等除外;可接受私交友好之礼,但相互之间须无公事来往、非上下级关系,凡接受不在范围又未得到批准的利益皆属违法。关键不在收礼送礼,而是以“人情与法治兼顾”促使人们区隔依俗可受之礼与非法之贿,为公众监督和净化风气奠定基础。

更重要的是,廉政公署不以贪贿数额大小作为惩治标准,在严查英籍总警司、首席检察官等“硕鼠”之时,也将庙宇捐款箱丢失零钱等“蚁贪”之举纳入调查范围。最典型的是香港皇家医院某女工因收病人5元小费被告受贿,并被法庭判处罚款和拘留数日。该事件一度引起小题大做之非议,但廉政公署终将“零容忍”三个字刻在港人心底。

反腐败要奏效,上层决心和民众信心缺一不可。在香港,1977年尚有46%的市民认为私收回佣是正常生意手段,1980年已降到27.4%。许多人曾认为贪污是不可避免之罪恶,逐渐视其为可减少的非法行为。有了民众支持参与,反腐败战车“续航能力”得到保证:1974年,只有约35%的人敢向廉署具名举报,但到1977-1980年间具名举报率开始超过50%,1981-1985年间超过60%,从1986年起基本稳定在65%-68%之间。稳定、优质、可靠的案源线索,既为民众信心表现,更是持续反腐保障。

今日中国的反腐败不缺决心,需要的是信心和耐心。从对“节日腐败”的零容忍做起,在“四风”问题举报率、查实率和查处速度等数据背后,小心呵护民众对“打虎灭蝇”的信心,是移风易俗的全民洗礼,也是正风肃纪的治理新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