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安市纪委
广安市监察委员会

广安一“电老虎”玩权力终落网

发表时间:2019-10-10 20:13


图为王建强在留置期间时谈到自己的违纪行为声泪俱下.png

在留置期间王建强谈到自己的违纪行为声泪俱下



24 年前,王建强大学毕业,来到广安电力系统工作,从基层变电站职工一路干起,逐渐成为技术骨干。2010年,他担任了爱众电力(能源)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从一个技术上的操作者变成了电力工程上的决策者。

自己一句话就能给材料供货商带来真金白银,所以王建强身边老是围着一大堆供应商“朋友”。2011年春节,几个供货商来给刚做总经理不久的王建强拜年,送上2000元红包,尽管他知道这是违规违纪的,但总觉得过年过节是传统,收个红包也没什么,而且大家都是朋友。

后来,王建强胆子越来越大,3000 元、5000元的红包敢收,甚至十万的“拜年钱”也敢接。经查,其在担任爱众电力(能源)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和董事长的7年间,共计涉嫌收受贿赂138.5万元。是什么让他从靠技术吃饭变成了如今靠受贿填补自己的欲望?

揽权,大小事自己先拍板

梳理王建强的权力轨迹不难发现,他从变电站员工、施工队副组长、电站站长到副经理、总经理、董事长,权力越来越大。但是这些权力的形成和把控也并非一日之事,王建强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

2010年6月,王建强刚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很多事情他还是不敢一个人说了算,遇事要听听大家的意见才敢拍板。但怎么发扬民主,王建强动起了歪脑筋。

“我先亮明观点,然后再让他们讨论,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副总和部门领导敢和我唱反调不?”靠着自己先亮观点再拍板的策略,王建强一步步将权力优势扩大,到后来,公司的大小事务几乎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再也没人提出反对意见。

偶尔在背地里听到有人对公司某个决策有意见,他就会在公司开会时,提出让大家对公司近期的工作提提意见,但员工都明白,这只是障眼法,谁又会冒着挨批评的风险去做“出头鸟”呢?

员工的“心齐”了,自己办事做决策也没有“杂音”了。在工程合同、劳务发包、物资采购、资金划拨等流程上,王建强采取的手段大都如出一辙。本该逐级审批的程序,在他看来,都能以为了加快推进工作进程为由,自己先拍板同意,再送到下面去一步步把关审核,梦想着这样就能将自己违规违纪的行为在程序上看似合法起来。

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在公司的权力优势,同时也为了能更多利用职权谋取利益,2011年,王建强首先找到公司时任副总经理谢文武商议,由两人一起说服和拉拢公司时任董事长张森入股,对外却以职工彭友金的名义负责承接实施工程项目和日常管理,四人还各自出资17万元购买了工程机械设备,然后共同承接公司的工程项目,并约定所赚利润四人均分。

通过这种方式,王建强与几个合伙人都赚了个盆满钵满。经查,几人在2011年至2016年的合伙经营中,王建强、谢文武、彭友金各分得利润155万元。

妄为,套取资金私分

早在2010年以前,王建强就在公司下属的好几个分公司长期担任副总经理,当时分管领域就很宽,权力也不小,曾有很多人向他送钱送物。但他知道自己只是副总,并不是一把手,很多事情做不了主,面对这些诱惑都一一拒绝了。甚至有一次,一个老板将8000元现金送到他的办公室,被他婉言拒绝后,又将钱存到一张银行卡上,通过快递寄给他,最终王建强都将钱上交了。

但在他担任总经理后,贪婪的本性逐渐暴露。作为一名非国家工作人员,王建强的总经理和董事长职务都不是由国有参股企业的党委或党政联席会任命的,而是通过公司总经理会议和董事会议议定后任命。所以,在他看来,自己所在的企业不是纯国有企业,他也就放开了手脚。王建强当了分公司一把手后,对党建工作、党风廉政建设根本不重视,他自己也因此错过了一次次思想教育的机会。

除收受供货商红包礼金、合伙经办企业谋利以外,王建强另一部分收入来自他利用职务便利套取公司材料款、工程款。

2015 年下半年的一天,王建强与其在公司的铁杆朋友张坤商议,打算从材料供应商陈某处套取资金并私分。张坤赶紧找到陈某商量,最终约定由张坤提供货物价值约20万元的材料清单给陈某,陈某依据所列清单开具发票19.27余万元,到公司报账并申请拨款,而实际上陈某并没有供应这批材料。

对这笔拨款申请王建强第一时间签字同意。成功套取到资金后,陈某将其中19万元现金交予张坤,王建强从中分得12万元,张坤从中分得7万元。

靠着几乎相近的手段,在2015 年至2017年的两年时间里,王建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与张坤一道通过虚增工程材料费、增加劳务分包工程量、虚增工程款等方式套取资金220多万元并私分。其中,王建强个人分得140万元。而与他一起套取工程款的张坤也难逃法网,被另案处理。(作者:李献平   朱丹文   来源:廉政瞭望2019年第18期   原标题:技术骨干操纵权力终落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