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广土育廉 > 警钟长鸣

中国纪检监察报:扶贫项目竟成书记“提款机”

发表时间: 2019-07-15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编辑: 管理员

res01_attpic_brief.jpg

图为广安市前锋区纪委监委调查人员到广兴镇永胜村实地核查黄花菜种植情况。林森 摄

“向中全被判刑了!”听到这个消息,四川省广安市前锋区广兴镇的群众拍手称快。前锋区法院日前判处广兴镇原党委书记向中全有期徒刑4年6个月。至此,该区纪委监委留置“第一案”正式结案。

现金领款单 牵出留置“第一案”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广安市前锋区纪委持续围绕扶贫对象的甄别、扶贫项目的实施、扶贫资金的监管等方面实施精准监督,不断加强对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查处力度。2017年8月22日至9月22日,前锋区委第三巡察组对广兴镇党委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了专项巡察。

“镇党委脱贫攻坚领导作用弱化、执行脱贫攻坚决策走样、‘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贫困户错评漏评错退、扶贫资金管理混乱、到户资金‘大水漫灌’、违规实施工程项目……”进驻短短3天的时间里,巡察组就收集到5大类9小类共18条问题线索。

在巡察组“广撒网”的同时,两张“孪生”的扶贫资金领款单又将这些线索的矛头指向了广兴镇党委书记向中全。

在对镇财政所记账凭证和现金拨付情况盘点过程中,巡察组发现2014年对该镇永胜村拨付的扶贫项目资金中,有两张内容同为“购买黄花菜苗补助资金”的领款单,一张为银行转账,另外一张却为现金拨付。

“大额现金都是走银行转账,为何中间还要现金拨付?其中是否有蹊跷?”

随后的2天,经过巡察组的进一步摸排调查,一条关于时任镇长向中全贪污3.3万元扶贫专项资金的问题线索被移送到区纪委。

而这只是问题的开始,2018年4月10日,清明节假期刚过,区纪委监委初核小组又在不接触审查对象、不暴露审查目的、不干扰党委政府正常工作的前提下,经过十天的时间,准确收集巡察办移交的问题线索各类证据16条。

不仅如此,初核小组还额外收集到一条关于向中全在广兴镇任党委书记期间收受商人王某30万元好处费,涉嫌严重职务犯罪的问题线索,充分证实被调查人向中全违纪违法问题严重并已涉嫌职务犯罪。

而此时向中全并未束手就擒。他动作频频:先是私下联系王某的妻子,将王某所送30万元好处费悄悄退还。再找到时任广兴镇党委书记贾某帮忙,企图与其串供对抗组织审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纵使自认为贪腐手段高明,认为受贿索贿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最终都难逃党纪国法的严惩。

2018年4月19日,报经市纪委监委和区委批准,前锋区纪委监委对向中全进行纪律审查、监察调查。同日,前锋区监委对向中全采取留置措施。

广安市前锋区监委挂牌成立后留置“第一案”正式启动。

任性用权 扶贫资金成“唐僧肉”

2014年,广兴镇准备在该镇脱贫第一大村永胜村发展黄花菜产业。但因就近采购黄花菜苗的单价较高,时任广兴镇镇长向中全便通过网上查询的方式,联系到湖南省祁东县黄花菜基地,通过询价,向中全发现从外省引进的黄花菜苗不仅品种优良,而且单株价格只有临近县城价格的40%。

“这中间的差价这么大,把外省提供的单价提高25%,仍然比临近县城的单价低一半,而自己掌管着扶贫资金签字权,为什么不用呢?”手握多个款项拨付权的向中全,脑中顿时闪过这个念头。

贪念,逐渐让向中全失去了对权力的敬畏之心,他处心积虑地想把扶贫资金这块“唐僧肉”占为己有。

接下来,向中全一边单线联系张某,以虚增单价0.015元的方式,将220万株黄花菜苗虚开了3.3万元的发票。另一边,他找到永胜村党支部书记游某,以“扶贫资金由镇上统一拨付、村上只负责在领款单上签字”为由,将领款单做成银行转账和现金拨付两张单子,并将现金拨付的款项直接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作风霸道 党纪国法前耍威风

“他做事太霸道了,大家都很怕他。”提起向中全,广兴镇党委其他班子成员对他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憋在心里。

“这个事是男方办的酒席,我只是顺带请客,不用汇报,你不要再说了!”2015年10月4日,向中全操办女儿结婚事宜,广兴镇时任纪委书记提醒他应按规定向区纪委申报、备案,他却强词夺理地回绝。

而在婚宴过程中,向中全不但违反规定宴请镇、村干部50余人,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礼金1.15万元,还私下收取承包商王某1000元、金利广兴商贸城开发商张某1万元。

向中全作风霸道、独断专行,他的“强势”还体现在日常工作中,特别在工程建设项目发包、物资采购等重大事项的决策中,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在相关议题提交镇党委会议研究决定之前,没有经充分酝酿便提前定调并只在会上做简单通报,根本没有让其他党委班子成员发言的意思。

“根据脱贫村退出脱贫规划,这次寨坪村的‘五改三建’和文化大院修建工程我建议还是由王某侠来做,请镇财政所提前衔接王某侠并预支工程款,大家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2016年6月中旬,向中全在镇党委会上讨论脱贫攻坚重大工程项目时,一招“欲擒故纵”问得班子成员全部哑口无声。

后来,他在忏悔录中写道:“自己不讲组织纪律,任党委书记后,‘一言堂’较为严重。每遇重大事项没有先上党委会讨论,而是会上通报了事,完全把党委会开成了‘家庭会’,自己说了算。”

雁过拔毛 经手项目都要“伸手”

广兴镇位于广安市的北大门,是前锋区经济排名靠前的“明星”乡镇。2013年7月,向中全任广兴镇镇长后,又正值广兴镇高速发展时期,随着自身位置的变化,向中全逐步沉迷于权力的游戏中。

“只是简单的请吃和消费已不能满足自己的需要了,加之自己已年过五十了,任职时间也不长了,自己的想法就偏激了,就想在这期间多捞点好处费,于是就利用职务之便大量收受钱财,来者不拒。”向中全在后来接受审查调查时说道。

当时广兴镇商业圈中就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想在广兴当地搞个什么项目,必须得经向镇长“签字”同意。特别是扶贫项目中的资金拨付,只要他点头,工程款项能先预支,后期的款项拨付更不成问题。更有甚者,招投标、询价比选等重要环节都能直接绕过。

当然,他的字并不是那么好签的,必须要“进贡”才行。

“当时我只接到一个25万元的小工程,送礼就送了2万元,你说这中间还有什么利润?”在案件审查过程中,涉案的一名承包商向调查人员说道,“之前不送礼,在结算项目款的时候才难受,各种理由拖延你,后来我是在朋友那里才得知必须先送点感谢费,结果红包一送,他立马跟换了个人似的,跑前跑后‘热情’多了。”

到了2015年底,中央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全国脱贫攻坚战正式打响,从中央到地方均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面对各种“送上门”的扶贫项目和惠民资金,手握权力的向中全越发膨胀了,甚至将其视为予取予夺的“唐僧肉”。

据统计,2015年至2018年间,向中全利用自己手中的“签字权”大肆敛财,先后收受、索要4名老板财物63万余元。其中,在脱贫攻坚工作中的寨坪村和永胜村公路加宽项目中,就收受业主送的34万元现金。(本报记者 袁海涛 通讯员 林森)


原文链接:http://www.jjjcb.cn/content/2019-07/15/content_797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