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广土育廉 > 廉洁文化

清澈见底的“纪检心”

发表时间: 2018-01-03 来源: 广安日报 编辑: 管理员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小时候,我总对水有莫名的亲近感,尽管常常因为玩水而被痛打,但就是不长记性、不知收敛。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水变得越发的痴狂,常跑到山涧聆听泉水轻吟,泛舟湖面摇曳微风,家里的长辈都说我与水有不解之缘。

    堂哥是村里有名的才子,十几年前,高考时因为一分之差,未能踏入大学校园。当时,叔父想托熟人走后门,但生性倔强的他力拒了叔父的“好意”,下定决心南下淘金。临走那天,堂哥把他写的“上善若水”送给了我,勉励我不仅要像水一样志在千里,奔腾不息,还要像水一样志趣高洁,光明磊落。当时,我捧着沉甸甸的四个大字,如获珍宝,马上装裱好,挂在卧室里。在此墨宝的“激励”下,我不断上进,成为一名为民执纪的纪检干部。

    诚然,“上善若水,从善如流!”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亦深知,泥沙俱下,不“清”则“浊”,“清水”与“污水”,仅一线之隔,因此,我便把这幅墨宝“请”到了办公室,用以警醒自己,养成“清如水”的品德修行。

    几日前,堂哥来家做客,我便亲自下厨备了几道小菜,准备举杯畅饮。“兄弟,你现在混得不错,我们都为你高兴,以后哥就靠你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堂哥开始夸我。

    想着与堂哥的情谊,本来不胜酒力的我当即拍着胸脯表示:“哥,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兄弟,其实我这次来一是为了和你叙叙旧,二是我如今不外出打工了,想在这次村里换届的时候谋个‘一官半职’,哥想请你帮帮忙。”

    “啪嗒”,堂哥的话犹如一声惊雷,我的酒意当即清醒了七八分,右手举着筷子僵持在了半空中。于是堂哥“趁热打铁”,从包里拿出几包“干咸菜”递到我手上,“这是你嫂子今年新腌制的,她说你最喜欢吃,我就顺便给你带了几包。”

    看着堂哥“郑重”的表情,我竟不知如何是好。好在父亲看出了我的窘态,当即替我解围,“这事需从长计议,等明天酒醒了再说!”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原则,到底该站在哪一边?当晚,我听着身旁堂哥熟悉的鼾声,辗转反侧,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为堂哥打招呼、说情、拉票,违背了选举原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可是不这样做,会打消堂哥的积极性,心中总有一丝愧疚。”

    作为从小在村里长大的我,自然知道村里的情况:现在的村“两委”班子年轻有活力,战斗力强,堂哥长期在外务工,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不能担此重责。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身为一名纪检党员干部,决不能因此产生私心,只有怀着一颗“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公仆心,才能让“清水”永不枯竭,源远流长。

    “决不能做违背原则的事!”当晚,我便深下决心,让堂哥打消念头,“回头是岸”。于是,我趁堂哥熟睡之际,偷偷溜回办公室把“上善若水”搬回了卧室。

    “哥,这几个字和你人一样,刚劲之中透出清纯,这些年来,我一直把这四个字作为座右铭,鞭策自己为人处世。”第二天一大早,不等堂哥开口,我对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赞叹一番后,便与他一起谈起了人生。

    看着自己亲手写的大字,堂哥似乎察觉了我的用意,他沉思良久说道,“兄弟,昨天是我喝多了,别放在心上。”说完,我俩相视一笑。

    作为一名纪检干部,心中须纯净如水、水平如镜,方能晶莹剔透,荡涤世间尘污,永远清澈见底。 (罗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