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广土育廉 > 乡贤说廉

功德传世的邓时敏

发表时间: 2017-10-10 来源: 广安日报 编辑: 管理员

    邓时敏(1710-1775),字逊斋,号梦岩,今广安区协兴镇人。其父邓琳,以岁贡生身份任中江县训导,共有六个儿女,邓时敏排行最小。

    清雍正十年(1732),邓时敏为四川乡试第35名举人。乾隆元年(1736),他以恩科二甲89名进士,入翰林院授以编修。乾隆七年(1742),迁为侍讲学士。乾隆八年(1743),任江南宣谕化道使。后转侍讲学士,通政司副使。乾隆十年(1745),升为大理寺正卿。

    乾隆元年(1736),邓时敏进入翰林院,做编修和侍讲。翰林是我国古代官名,它的由来可以一直追溯到唐朝。唐玄宗时,从文学侍从中选拔优秀人才,充任翰林学士,专掌由皇帝直接发出的极端机密的文件,如任免宰相、宣布讨伐令等。翰林院就是专门为这些高级人才设立的工作和编研机构。当时的读书人都认为,两榜进士难考,翰林院更是难入。十个进士难得有一个进入翰林院。邓时敏中进士后,先在翰林院里做编修,后又升为侍讲。

    邓时敏在担任顺天乡试考官期间,所拔后生多为知名人士,阿桂、袁枚皆出邓时敏之门。阿桂出将入相,袁枚虽官止于知县,但文采斐然,为清代一大文豪。袁枚曾说:“先生以万里孤臣,旁无凭藉,而能委蛇卿班,适来适去,卒全部名节以归。重其身,端其范,以仪型百辟,无形之砥柱,可以抗中流,挽风气矣。”年老寓京时,邓时敏常招集同乡在京任事者饮酒赋诗。

    乾隆十年(1745),邓时敏升任大理寺正卿。大理寺,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法院,掌刑狱案件审理,长官名为大理寺正卿,位九卿(古代中央部分行政长官的总称)之列。这对于邓氏家族来说,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所以,当时邓时敏人在京城,消息却早已传到了广安牌坊村。然而这年春天,其父去世的消息传到了京城。其父邓琳于乾隆九年(1744)12月20日去世,时年76岁。按照当时清代的制度,凡是大臣遇到父母丧亡之事,可以告假回家守孝三年。皇上批准邓时敏的奏请。于是,邓时敏携家眷回到广安老家。服满丧期后,邓时敏因母亲年事已高,给皇帝上书请求在家赡养老母,皇帝特地予以批准。

    邓时敏为官清正,刚正不阿,而且有真才实学,上获皇上的赏识,下得乡亲百姓的拥戴。在广安老家的日子里,他主持整理了邓氏家族的祖谱,并且排下了“以仁存心,克绍先型,培成国用,燕尔昌荣”的家庭辈分顺序,邓小平则为“先”字辈。邓时敏在老家一边守孝奉母,一边还抽出时间主持修订了《广安州志》,使广安的历史从此有了比较完整和准确的文献记载。至今广安的人民仍然感念他的这一贡献。

    清乾隆二十七年(1762)十一月初九,邓时敏93岁的母亲病故。乾隆二十九年(1764),邓时敏返回京城,继续任大理寺正卿之职。大司马周煌、御史刘天成、检讨张翯、郎中李漱芳、员外郎王汝壁、户部主事唐乐宇、刑部主事孟邵等一批四川籍在京官员聚会,以诗酒唱和。邓时敏有《野望》诗一首云:“独立高原望,苍茫古树秋。白云荒大漠,紫气满中洲。水落鱼龙冷,山空鹳鹊游。何人吹玉笛?清韵出江楼。”其诗犹见唐贤风格,亦表现了他年老寓京的悲凉心境。

    邓时敏刚果严毅,遇事不稍偏就,同列皆敬畏。然因父母丧,在家守丧前后长达20年之久,再入京为官,诸新贵少年望邓时敏若过时古物,争避面揶揄。邓时敏生性纯朴平和,不喜和趋炎附势之人亲近,退朝后闭门读书,有人派使者登门,他避而不见,引来不少非议。元明以来的一切重大案件改由三法司终审决定,担任大理寺职位的人,被看做有职无权,然每年秋季会审,邓时敏都要费尽心思为冤案平反,还向皇上奏报,请求定夺,招致不满。自感在朝势单力薄,加上年事渐高,便上奏皇上,请求告老还乡。乾隆皇帝批准了他的请求,念及他为官多年,尽职尽忠,政绩可嘉,便封他为“通封大夫”。邓时敏回广安后不久病逝。

    邓时敏去世后,嘉庆年间,朝廷为表彰邓时敏的功德而赐造神道碑、立德政坊。后来姚坪里改名为“牌坊村”。神道碑、德政坊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毁,2003年在邓小平故里重建。        (市地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