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广土育廉 > 乡贤说廉

恬淡泰然的郑之珖

发表时间: 2017-06-08 来源: 广安日报 编辑: 管理员

   清乾隆《广安州志》载:“郑之珖,广安人,字于斯,由举人授广东高州府推官,历官礼部精膳司郎中,点黔试。会黔中乱,罢试,遂隐湄潭。别号峨眉道人。著《莜芦集》二十卷、诗四卷,卒赠奉政大夫,谥贞悫。崇祀乡贤。”

    明崇祯三年(1630),郑之珖中举人,崇祯十三年(1640)到广东高州府任推官。广东省东部地区向来富饶,而高州又处在沿海地带,远离京师,很多官吏贪赃枉法,行为不检点。唯独郑之珖为人清廉自守,严厉执法,当地百姓都很拥戴他,郑之珖也因政绩优异,被任命为通州(今北京通县)知府,但时值李自成攻陷北京,他被当地人挽留未去赴任。后来南明绍宗朱聿键在福建继位,召唤郑之珖参加,授予他工部主事一职,后擢升为员外郎。明永历元年(1647)秋,福建陷落,大半的士绅都归顺了清政府,郑之珖则削发为僧,在广东新会县(今广东江门新会区旧称)以卖药为生。

    明永历二年(1648),李成栋带领的农民起义军归降大明,郑之珖还俗留发赶赴其住所,被另行授予户部员外一职。明永历四年(1650)二月,擢升礼部祠祭司郎中,到贵州主持考试。五月到贵阳,正值张献忠余部孙可望攻占贵州。孙可望拥兵威胁朝廷索要“秦王”封号,因大学士严起恒、杨鼎和,兵部给事中刘尧珍、吴霖、张载述五人反对未果,孙可望遂即命令部下杀死这五人,并将他们的尸体扔到河里,然后自称为“秦王”。南明绍宗闻之惊痛不已,被迫赐予孙可望“朝宗”一名,派官吏去安抚他。孙可望更加嚣张,威胁文武百官,索要官爵,改铸印章,变更礼法制度,不服从的人都被诛杀。一时间,所有官员都惧怕他的淫威,不得不屈服于他。而郑之珖此时却选择辞官,带着妻儿归隐于湄水之北,自号“峨眉道人”。他一向清贫,做官的时候就很清廉,如今更是身无长物,自己务农劳作以自给,恬淡泰然。

    当时,南明永历御史钱邦芑于永历七年(1653)辞官,在贵州东部余庆县蒲村隐居,与郑之珖所居处相距九十里,二人经常一起喝酒,喝醉了就不停地哀声歌唱。明永历八年(1654)春,钱邦芑被孙可望强迫入幕,不从,遂削发为僧,号“大错和尚”,郑之珖听闻,大哭,慰问钱邦芑说:“过去我在福建遇难出家,今天你也如此,天降灾难一向都是这样的啊!”之后,郑之珖纵情诗酒,不再在意外面的世事。明永历十年(1656)九月,郑之珖突然得病,他对妻子汤氏说:“我如果不行了,大错和尚一定会来,我的后事只能托付给他了。”十月初五,郑之珖去世,钱邦芑闻讯前来吊唁。郑之珖的朋友山阴胡钦华、门生西川陶五柳、湄水龚惟达、吴开元、赵时达等人也都来吊唁。郑之珖去世后被谥号为“贞悫先生”,葬于湄水桥西,人们为其立碑纪念。

    郑之珖育有三个儿子,长子夭折,他去世时,二子才三岁,小儿子才一岁,江津人程源为他抚养这两个孤子。之珖死后有《明书》(二十卷)、《罏史》(八卷)、《椟庵文集》(六卷)、《诗集》(七卷)、《纪难》(二卷)流传于世。其他零散作品还有很多,均已散失。

    钱邦芑曾评价说:“有志之士屡遭大的变故,百折而不退缩,能够保持稳重的样子,是很难得的。三十年来,国难频兴,从不缺乏坚守节操、保全自我的人才,像张同敞、郑之珖二人,著作和成就已经远播万里,而不同凡响的志气和节操,又传播百世。”有野史记载,说张同敞始终不被贼寇所污、始终不屈服于大清,郑之珖也如此。二人之死,慷慨从容虽有不同之处,但始终保持清白、不被屈辱是二人的共同之处。孔子“不降其志,不辱其身”,说的便是张、郑这样的人吧。  (市地志办)